昨天吃了二十粒安眠药以为可以结束一切了,结果睁眼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。
有那么多想救我的人。偏偏我不能自救。

吃了一板安眠药。

愿我的世界里再也没有苦痛。

对不起又有什么用呢。
吃了足量思诺思,谁都不要叫醒我。
只要活着醒着,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的。

似乎新药对我没什么作用。
夜里情绪低落,又控制不住吃了很多零食。
很疲惫,却无法入睡。

嘀——,打卡宋煜青。

前几天又去见了南教授。他说我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不错。
最近又开始了频繁噩梦,惊醒,呓语,甚至是梦游。药物对我的控制越来越弱。南教授并没有在意我的这些症状。他一直鼓励我遗忘。遗忘掉所有的不开心,遗忘掉所有的伤害。我也在试着接受这样的人生方式。

吃了足量的思诺思,希望能好好睡一觉🐌

吃了南教授开的药后晚上很好睡,噩梦还是做的,醒来偶尔记得,但大多数时候已经忘记内容,只记得刚有过一场可怕的体验。
南教授说如果现有的环境还是会刺激到自己就需要离开,尽量不要再去反复加深伤害。做了噩梦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下床,不要去回忆,转移注意力,会好起来的。
和南教授没有细说过病因。他没有时间倾听,我也不愿意去说。大致用几个字概括了,他表示可怜,抑或是惋惜。
我以前是不知道抑郁还有“难治性抑郁”分类的。原来自己这种程度就已经是“难治性抑郁”了,如此意外,又如此简单。

匍匐很久

1 / 53

© 芝士水饺 | Powered by LOFTER